2012年中国十大独立电影

2020-08-09

去年多数的中国电影都是为了争取不断扩大的国内票房而制作的。同时,国内电影公司也在努力与好莱坞进口影片竞争并以此争取上映时间。

一方面,我们观看《1942》,一个有关中国饥荒的史诗级创作。该电影可以说是最新的准大片儿,由冯小刚及他的长期合作伙伴北京华谊兄弟影视公司共同制造。另一方面,中国及如今的国际媒体都争相报导一部低成本电影《泰囧》,该电影如同一匹黑马,一跃成为近阶段票房最高的国语电影。在中国多数优秀电影成功的情况下,一直缺失的就是对小成本独立电影的提及,更不用说庆贺了。独立电影的目的往往不在票房。这种情况在中国尤为明显,因为在审查过程中,政府需要得到一个龙标,即当地放映许可。

由于政府干预节日档期以及会议,并常常在最后关头被驳回申请,中国独立电影开业者在2012年中而受尽苦头。尽管如此,非正式部门创作了众多有创造力、画面优美且动人的新电影。这些电影的出现不管怎样都应该算在本年度中国电影之内。为了对这些主要由媒体放出的图片表示敬意,在此我列出我的独立电影榜单前十名——2012年中国需发布的最佳独立电影名单。

《三姊妹》

一部杰出的纪录片:王兵,《三姊妹》。王兵,中国最主要的纪录片电影人,起初从事历史主题影视创作,优秀作品包括《西铁区》,这一次他转向了一个亲切直率的主题。《三姊妹》记录了极其贫困的三姐妹的生活,分别是十岁,六岁,四岁。他们生活在中国西南部云南省的一个与世隔绝的山沟。在长达三个小时、不包含任何自傲或怜悯情绪的拍摄画面中,电影带给我们的对是三个女孩每天必须做的脏乱、穷困、不断重复且十分艰辛的工作的直观表达。大姐英成为每天工作的主要承担者:做工,做饭,务农,鼓励学生学习,还要抚育她的两个妹妹。王兵直观有力的影像以优美的姿态展现了最基本的事实:我们感受的似乎就是最底层的乡村生活,而成十万上百万的中国民众每天都在这种生活中煎熬着。

《人民公园》

《人民公园》是一部由两位美国年轻导演史杰鹏和张莫导演的中国题材电影。该电影时长75分钟,是一部以独特大胆的视觉在四川成都人民公园进行的经验、结构主义纪录片。该片完全展现中国都市的悠闲生活,与王兵所展现的穷困乡村生活产生强烈对比。由于摄像机的拍摄角度完全贯穿整个公园,它捕捉并记录了千百中国都市人外出消遣、放松、交流以及某种概念上自由的行为:吃东西,闲逛,唱歌,练毛笔字,或者仅仅是看看周围其他人。当画面慢慢集中彷佛是一个又欣喜又恍惚的凹陷视觉的时候,这种观看忽然间变成了某种舞蹈,逐渐达到一种雀跃的高潮,就像是人、动作、音乐、影像以及各种声音都交织在一起:这就几乎可以说是电影所能达到的纯粹的愉悦。

《记忆望着我》

随着数字时代渐渐落下帷幕,独立这一主题逐渐吸引众多中国有创造性并敢于创新的年轻导演们。宋方的第一部电影《记忆望着我》是一部静谧且精致又珍贵的小成本制作。导演以她本人为视觉来探访家住南京的已退休父母,将我们带入一个介于纪实与虚构之间的位置:父亲,母亲和女儿小心翼翼的扮演着为自己编写的脚本。以小津安二郎的《东京故事》为背景,但同时也与刘佳音在第一人称家庭电影的优秀经验有着密切关系。这部电影用最细微的声音讲述了深切的情感,叫人无法不为之深思。

《鸡蛋和石头》

更有生气的电影则是青年导演黄骥所执导的生机勃勃而又不失成熟的电影《鸡蛋和石头》。这是另一部关于女人的故事。这部影片讲述了一个年轻女人被同村亲戚性虐待的苦不堪言的农村故事(黄骥告诉我们这个故事很典型)。不过这部影片并没有刻意单独出现典型的严酷中国悲观主义(一种西方电影节大力鼓舞宣扬并保留的风格类型)。黄骥将她的电影冠以生动、饱和的光影色彩,表现了那种类似于使《三姊妹》中的女英雄们面对无法逆转的困境时所体现的不可阻挡的生命力。

《我还有话要说》

《我还有话要说》也许是今年中国影坛中最黑暗的电影,但它同时也最重要。该影片颇具争议,由应亮导演。故事根据杨佳的真实生活编写而出,他在2008年因持刀杀害刘明上海警察而被判死刑。该影片描写了上海警察对此影片充满敌意的关注,他们对该片导演及制片施压,力图使其无法在国内外放映。但是应亮执导的尖锐、讽刺的独立电影使其成为现今中国年轻导演中最敏锐的人之一。而这一切使这部电影没有成为完全明确的政治性电影。相反,他运用了一种模糊的、虚构的模式,将电影的侧重点完全放在杀手母亲王静梅的身上(由奈安扮演,体现了强大的克制力)。描述了杀手母亲对儿子行为理解过程的挣扎,以及之后被刑事司法体系暗中杀害的全过程。

《我故乡的四种死亡方式》

今年中国两部最优秀新电影的前进道路更加曲折。第一部是《我故乡的四种死亡方式》,由小说家柴春芽执导。该影片是一部极具观赏性的杰出作品。以他所叙述的故事作为隐藏背景,柴春芽塑造了一系列令人震惊的舞台造型、如催眠一般的暗示以及如画般壮阔的影像。两个年轻女人失散了一头骆驼,和一位父亲。一个退休的幕后操纵者遇到了一个持枪盗树人。故事叙述者同巫医一道组织起了一个遗失的精神世界。在这个世界中,柴将会在极美的视觉图像中苏醒。而这个图像的意义却永远让人捉摸不透,无法触及。

《唐皇游地府》

《唐皇游地府》是由李珞导演的黑白电影,是另一部叙述式电影。李珞将影片带入了一个尖锐讽刺的概念中,并使其看起来既自然而然又机灵戏谑。他将中国古典名着《西游记》中的情节放置在今日中国核心城市之一武汉,而武汉在剧中又是唐太宗李世民所处的腐败但精致考究的府邸所在地。妖魔鬼怪变成了犯罪团伙领袖,而该团伙又和当朝官员在黑白两道之间相互勾结,共享权利和荣华富贵。

《箭士柳白猿》

在我所列出的2012年最佳中国独立电影榜单中,有这样一部惊人的革命性作品:《箭士柳白猿》。这是第二部来自作家、武侠小说家徐浩峰的作品。该独立制作且官方认可的武侠电影讲述了一位弓术大师在武术的世界中解决江湖恩怨的故事。在影片中,徐浩峰敢于在当时的环境中大胆创新武术电影。他借用张彻和金虎大师的创作手法,但却营造出了一种易于理解并且将优雅风格与武侠动作编排集合一身的全新拍摄手法。徐浩峰的电影以优雅的形式阐释了柴春芽想要表达的含义:较为极端的电影能够展现现有的文化传统如何被中国飞速现代化的步伐所践踏,而这种现象不单单是可见的,与此同时还应该是在我们想像范围内可重造的甚至是必要的。

《猎人与骷髅怪》

最后,要简述两位新导演。我相信他们的作品将在不久的将来受到关注。白斌是一位中国西南四川省的藏族艺术教授。他的作品,短片《猎人与骷髅怪》,内容生动形象,由佛教圣灵的绘制方式——传统唐卡绘画得来灵感,而后利用惊人的动画制作,基于猎人遭遇骷髅怪这一民间传说讲述了一个巧妙而又怪异的故事。另一部短片是杨明明执导的《女导演》。内容新颖,十分有趣,讲述了两个年轻演员兼导演以自嘲的形式进行的记录形式的拍摄(其中一个主角由导演亲自出演)。她们互相拍摄彼此,以轻松愉快的“游击战拍摄”形式颠覆了传统观念意义上的性别及权利。

《女导演》 

很多中国知名新兴导演都在以商业为衡量标准的情况下获得了某种意义上的成功——或者说至少能够在国内商业中发布,并随之带来国外的电影节放映机会——这一切使他们远离了独立电影导演的行列。暂且不说他们自身对广电总局做出的种种妥协,多数知名的中国“第六代”导演都在近几年或多或少的公映了他们的电影。广为人知的例子包括王小帅的《青红》(2005)和《日照重庆》(2010),张元的《我爱你》(2002)和《看上去很美)(2006)以及《浮城谜事》(2012),以及贾樟柯的众多电影——其中首部通过审校的电影是2005年的《世界》。

暂且不说与日俱增的国家干预所带来的压力,放映机会的日渐受限以及微观预算,我所列出的2012年十部电影(包括其他此类电影)都说明了一个问题:中国电影的未来包含了种种可能,比起如今紧紧拴住媒体眼球的百万预算合拍片,这些电影的观众更加广泛,创新更加大胆。独立电影为我们所有人在国内外开辟了新的道路,以全新的视觉来看中国每一年为自己而完成的创新。其创造未来的步伐必将让所有人为之震惊。

附:雪莉·克雷瑟列出的2012年中国独立电影榜单排名前十位影片

王冰 《三姊妹》

史杰鹏、张莫《人民公园》

宋方 《记忆望着我》

黄骥 《鸡蛋和石头》

应亮 《我还有话要说》

柴春芽 《我故乡的四种死亡方式》

李珞 《堂皇游地府》

徐浩峰 《箭士柳白猿》

白斌 《猎人与骷髅怪》

杨明明 《女导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