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传媒胡辟砾:网路原生媒体的技术长就是要负责这两件事

2020-07-28
端传媒胡辟砾:网路原生媒体的技术长就是要负责这两件事

端传媒 的首席技术官胡辟砾先生趁着来台湾面试新进团队成员,顺道来 Inside 新办公室进行交流。胡辟砾是端传媒前十位员工之一,属于筹备团队的一份子。端传媒在香港筹备了大概三个月,去年八月上线,如今在香港与台湾均是相当知名的网路原生媒体,虽是在香港创立,但台湾所贡献的流量已经过半。

端传媒的现况

端传媒的香港办公室大概有五十到六十人左右,以编辑为主,在中国也有採编团队。台湾目前则有十几人,包含内容编辑团队和工程师,其中有三位灵魂人物,分别是负责新闻的主编李志德,负责评论的主编曾柏文和城市版的主编欧佩佩。先前台湾团队成员是各自找地方工作的 Distributed Team 模式,目前正在找一个空间,不是要所有的人都在一起工作,而是希望可以租一栋可以容纳十几人的小房子,除了工作以外也让社群可以互相交流,如果里面刚好有咖啡馆,那更好。

端传媒一天大概会发表 20 篇文章,其中有 10 篇属于比较有时效的新闻,5 -- 10 篇是评论,其他几篇则是专题文章。平均来看,一週的专题报导大约有 2 -- 5 篇,如果有大事件发生,也会比较多专题报导。

端传媒胡辟砾:网路原生媒体的技术长就是要负责这两件事
端传媒首页
网路原生媒体的技术长该做哪些事?

身为一位网路原生媒体的技术长,胡辟砾认为这样的职位应该要做到哪些基本的工作呢?他说, 媒体的主要技术需求分为两大部分:生产内容、分发内容。 在分发内容的部份,技术长要负责的工作包括有开发 网站 、App,进而处理「社群集成」的一些技术,包含 E-mail Targeting 等工作。生产内容的部份,技术长要负责包括搭建办公基础设施、建立流程将内容的生产尽可能自动化、数位化以节省成本,并且帮助编辑团队可以透过数据来进行内容生产和价值创造。

为了完成上述任务,目前端传媒的技术开发团队共有五人,包括产品经理、前端工程师、后端工程师和 Android 与 iOS 的工程师各一位。目前端传媒的内容管理系统是技术团队自己用 Python 开发的,因为必须要帮编辑团队特製一个好用的 CMS,而不能只是网站让读者看起来好看,编辑工作起来却很难用,所以并没有像是其他网路媒体使用 WordPress 或是一些 Open source 的 CMS。不过端传媒还是有使用许多 Open source 的工具,可以节省很多时间。除此以外,端传媒也已经有一些自己开发的技术可以输出,在 Initium Lab 可以看到,也希望日后可以尽量将开发成果变成 Open source 的资源。

端传媒胡辟砾:网路原生媒体的技术长就是要负责这两件事
https://initiumlab.com/
端传媒的网站很美但很慢?

Inside 用 Google PageSpeed Insights 检测了端传媒的网站,发现端传媒的行动版网站速度并不快,但是图片相当清晰。端传媒是否为了视觉效果而牺牲了网站速度?胡辟砾则坦承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最主要还是行动版网页在前端呈现的部分还没作最佳化,未来在调整之后,速度就会比现在快很多,不过在 App 上就不会有这个问题。Inside 也发现,虽然连线速度慢,但是使用者体验很好,在检测之后接近满分。胡辟砾则认为这其实不难,只要按钮够大,字型等排版符合一般规範就可以了,只是很多网站连针对行动装置的体验做调整都没有做好。

Inside 也发现端传媒似乎不像一般媒体会针对自己的内容下标籤,胡辟砾则解释,一开始端传媒每天只有 20 篇文章左右,所以找起文章没那幺难。但是累积到现在已经将近 5,000 篇了,所以接下来会开始做分类。其实现在在端传媒网站上方的导览列,最右边就有「更多」的分类,可以去寻找特定分类的文章,不过目前主要还是分为频道和专题。

至于端传媒的内容会不会有个人化的

关于流量这件事

许多媒体在内容型的 App 都失败过,App 真的是一个理想的内容阅读方式吗?胡辟砾说,App 做为内容阅读工具其实要看场景,像是私密内容或是快速消化的内容,都很适合行动装置。但是 Inside 发现,端传媒的内容似乎并不是这两种的内容?胡辟砾则表示,这就是端传媒的 App 需要特别调整的地方,像是早上七点在捷运上看到一篇长文,不会想在那样的场景看完,所以可以用 App 上的收藏功能,等进了办公室再用电脑阅读。此外,端传媒也有一些内容会是比较快速消化的编辑方式。App 当然不适合看万字左右的文章,但是很适合作为一个入口,经由适当的的引导,可以让读者接触并且读完到重要的内容。

在流量的部分,端传媒的技术团队又做了哪些事情呢?主要重点有三项:SEO、ASO和 Deep Linking。其中尤其以 Deep Linking 为最关键,Google 搜寻只能搜寻网路上的东西,但做好连结的话也可以搜寻到 App 里面的内容。整体来看,这些努力的成绩还不错,今年二月到七月端传媒从搜寻引擎来的流量增加了 70%,但佔整体流量还是只有 10%-20%。此外,在一些重要的新闻事件上,端也有抢到重要的关键字,有利于搜寻引擎带来的流量。

胡辟砾也分享了端传媒各部门每两週都会开 Growth Hack 会议,讨论一下可以做些什幺事情,像是最近有什幺重要的关键字应该特别留意?目前端传媒还在 Acquisition 的阶段,希望能接触到更多读者,尚未着力于 Retention。

未来端传媒的内容走向

接下来在内容的部份,端传媒会更强调深入报导和资料新闻,接下来端传媒会有完整的资料新闻团队,并且建立一个资料新闻频道。日前从台湾的关键评论网转换到端传媒的林佳贤,就是资料新闻团队的一员,目前这个团队属于技术部门,但也与编辑团队密切合作,成员有一位产品经理,一位资料编辑,一位工程师和数位实习生。

不只资料新闻团队,其实大多数编辑跟技术部门都有密切的合作。编辑团队对技术团队的支援要求大多是工具,像是有没有什幺工具可以自动化做一些事情,或是有什幺工具可以让编辑团队用数据生产更多内容,有些视觉化内容在 CMS 没办法呈现,也要透过技术团队协助。

未来端传媒的技术发展

在技术的部分,架构和安全的提升会是下一个阶段的重点。胡辟砾就分享了一个网路的说法:「世界上只有两种公司,一种是知道自己被骇过的,一种是不知道自己被骇过的。」为什幺这很重要呢?因为在商业上,不管要卖广告或做电商,都很在乎资安。此外,架构上也希望可以负担更多的使用者,目前也在 徵人 中。

那幺,除了编辑团队对技术团队的要求,读者们有没有也提出一些特别的要求呢?胡辟砾说,一开始以为 RSS 已经没有人用了,没想到端传媒上线后,最多读者回馈要求的功能,就是 RSS。对于很在乎内容的读者来说,RSS 是完整追蹤一个媒体的方式,这也是从读者要求而开发出来的功能。端传媒除了 RSS、脸书和微信等社群平台协助扩散内容,也可以用 E-mail 订阅电子报。

目前端传媒还是以原生广告为主要营收来源,网站上也有电商,销售一些商品。至于要不要走付费订阅的模式?胡辟砾认为目前端传媒的读者数量还是不够,而其中愿意付费恐怕就更少了,因此并没有这样的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