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市市民的告白(中):在故乡旅行,是件很美好的事情

2020-06-07

►K市市民的告白(上):基隆人的特色,究竟是什幺?

生活是这样的,每天只是过日子,若是没有什幺刺激,不会想要有什幺改变,只要把每天过得差不多就好。第一份工作离职后,我虽然搬回K市,却依然对K市漠然,最熟悉的还是从家里到火车站的路。

好在人生就是有各种可能性,在我三十岁的那年,突然对「四国遍路」有兴趣,几年后真的花了一笔钱,以自己的弱足脚力,徒步环绕了日本四国一圈。完成了这趟旅行后,我并没有马上开始找工作,而是给自己几个月的时间,整理「遍路」的游记,并且写点其他的东西。

在那段日子,我依然维持着在日本旅行时早起的习惯,而且是相当早的那种,每天四、五点就醒了。与其在床上发呆,不如出门走走吧,连日本四国那种异乡都可以徒步走完了,没有理由对自己的家乡这幺陌生啊!我想着。

之前对于K市如此地缺乏兴趣,其实有一个很大的原因是儿时的阴影,小时候的K市真的是雨都,下雨的天数比现在多很多,偶而被家人带去所谓的观光区玩,或是学校老师安排的郊游远足,不外乎都是一些潮溼的山区,或是阴冷的海边,看着有点神祕的砲台,或是吹着咻咻冷风眺看一望无际的海,总觉得K市的景点都好阴森凄凉啊!

而且小学生是最爱穿凿附会的一群人,小学时总会听说哪里的山区有吊死鬼,哪里的公园会有坏人,所以不只阴森,还可怕又危险,因此明明家附近就有不少大自然可以享受,却怎幺也不想去、不敢去。

直到我的四国徒步经验之后,内心的勇气和好奇心都有点长进,既然早起了,就出门晨运吧!把小时候曾经去过的阴森风景区,再拜访一遍。

K市市民的告白(中):在故乡旅行,是件很美好的事情

一开始先是去综合体育场跑步以及在中正公园散步,山上的路四通八达,在靠近田寮河这一面不管从信二路、义五路、义六路、义七路、中兴路、正信路及其中的各条巷道,都可以走到公园,另一面不管是正义路、中船路、丰稔街,也可以相通。

原本以为的阴森,也根本没有那回事,传说中的阴影,只是自己吓自己。

有些地方可以登高远望,看到山、海与港;有些地方则是小巷幽静蜿蜒,电影中的香港、连续剧中的韩国,那种山镇矮房人家,在K市只是寻常风景;有些上山路坡度极陡,好似在训练小腿肌肉;有些路则是阶梯不断,折磨膝盖;通往公园的路没有明确的起点与终点,没有绝对的路径,只有上下起伏,和必能得到的开阔视野。

我很喜欢清晨的中正公园,一早观音像旁会播放广播体操,和一旁的长辈们一起舒展身体,精神也就这幺复古温暖地甦醒了;早上六点左右的役政公园,如果是好天气时,那里除了许多晨运的人之外,还聚集了许多小贩,会有人开着小货车,带着菜、肉来卖,还有欧吉桑、欧巴桑的生活日用品,也卖一些健康养生的小工具,像是不求人、刮痧板之类的东西,在那一尊尊战车、砲台、军机的雄壮威武旁,多的是早起精神好的市民生活。这种反差美,真是有趣的情调。

征服了中正公园之后,我对于在K市散步有了兴趣,也想要拓展自己的视野,于是把眼睛能见之处都来走一走,有好莱坞基隆字的虎仔山、彷彿处在高速公路喉咙位置的狮球岭砲台、春天还能赏樱的红淡山、可以体验从基隆一步走到新北市的月眉山、可以和东岸观音像对看的西岸筑港殉职者纪念碑,还有小时候常被家父带去晒小孩的忘忧谷,被家母带去拜拜的和平岛等等,都成了我的散步动线。

虽然有些路段车多了一点,但只要小心一点也还好,走着走着,街景在眼前转换,已是美好的观光。

K市市民的告白(中):在故乡旅行,是件很美好的事情

我们经常会嚮往去远方旅行,不外乎就是看山、看海、逛街、吃美食,或找一家舒适的小店坐一坐,找个美好的沙滩躺一躺,但仔细想想这些事,在K市大多可以体验。

去远方旅行,很美好,充满了好奇与新鲜,也开拓了视野;但在家乡旅行,更是惬意,假日午后,随兴地推开门,就这幺走起来,港、山、海、好咖啡、好食物,哪里都不是很远,走过的路就成为自己的,而我的故乡也因为我的步履而和我越来越接近了。

►K市市民的告白(下):K市人,邀朋友来这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