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伤心被背叛‧不弃公众信任

2020-07-31
翁:伤心被背叛‧不弃公众信任(吉隆坡)担任马华总会长一週年纪念的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翁诗杰週日(10月18日)发表感言表示,他对个人被别人背信弃义感到伤心及无奈,但是他绝不会对公众给予他的信任弃之不顾。他表明,作为一个担任公职的从政者,别人或任何个人的背信弃义,尤其是发生在他身上的,他都可以理解,甚至也只能很感伤地接受事实。“我对别人的信任,到头来恰得其反,这个我可以感伤地接受。”“但是,民众对我担任公职者的信任也是一种信任,我对于民众对我的信任,我不能完全弃之不顾!”只谈感言不谈马华翁诗杰也是交通部长,他週日为ING保险代理员公会中小型企业研讨会开幕后,针对他担任总会长一週年发表感言时这幺表示。翁诗杰正是在去年10月18日中选为总会长,週日刚好是他担任总会长一週年。翁诗杰说,担任总会长一週年后的他,现在可说是充满感慨。询及马华署理总会长拿督斯里廖中莱受中委委托,协商召开特大的必要性时,翁诗杰回应说:“中委会的协商?其实有协商吗?我不知道?”翁诗杰也不愿回答特大何时召开,只说除了感言,他不谈马华课题。华裔业者应革新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翁诗杰呼吁大马中小型企业业者,尤其是华裔业者应该摆脱传统观念,别让这些观念和思维上的束缚成为事业发展的绊脚石。他说,许多业者在发展事业,最大的瓶颈和考验就是如何突破思维上及观念上的约束。他说,华人常说为自己5000年历史的中华文化感到骄傲,但是却说不出对中华文化有多少认识,而这种虚骄常常形成思维突破的障碍。他认为,华人因为思维上的束缚,在接受新事物时往往比较慢热。促发挥群体力量“要突破,就必须要有醒觉。不要如鲁迅所说的,人生最大的悲哀,就是梦醒之后,无路可走。华人是有醒觉,但是步伐慢了一点,因为我们太小心,而且我们有一些价值观念相沖相克,所以要摆脱思想上的枷锁不容易。”翁诗杰表示,目前经济局势非比一般,可说是充满挑战的困难时期,但是最困难的时候一样会有人出头,也真正能够显现实力,因此业者寻求突破面对挑战是非常重要的。他也呼吁业者在目前局势中,应该发挥群体力量,尤其中小型企业都共同面对融资问题。自己的路自己开拓翁诗杰在研讨会上演讲时,指一些中小区企业业者常常在醒来后,看到自己无路可逃而不知所措,翁诗杰给予的劝解是:“路在脚下,何惧之有?”记者问翁诗杰梦醒时分,是否还看到前方的路时?翁诗杰笑说:“路一直都在,我们自己的路,必须自己开拓,只是看到路在脚下,却视而不见。”问及翁诗杰是否有信心对现有局势扭转乾坤时,他笑言:“扭转乾坤?要捉一只‘牛´来转一下。”《三少爷的剑》得启发剑在人在剑亡人亡上週六,翁诗杰与记者见面时,问记者是否读过《流星.蝴蝶.剑》这本武侠小说;週日,他出席活动时,又提起另一本同样是古所写的武侠小说――《三少爷的剑》。他说,他早期看了很多古龙的书,对古龙等武侠小说和电影非常有看法,除了《流星.蝴蝶.剑》之外,《三少爷的剑》也让他有所启发。不过,问他是《流星.蝴蝶.剑》书中那个人物时,他笑说:“不说啦,说了就没有味道了。”《三少爷的剑》――说的是江湖人与剑的关係!对人与剑的关係,书中有着这幺一段话:“他们已将自己的一生奉献给了他们的剑,他们的生命正与他们的剑融为一体。因为只有剑,才能带给他们声名、财富、荣耀;也只有剑、才能带给他们耻辱和死亡。剑在人在,剑亡人亡。对他们来说,剑不仅是一柄剑,也是他们唯一可以信任的伙伴。”对剑法天下无双的三少爷――谢晓峰,红旗镖局总镖头铁开诚这幺形容:“只要你一旦做了谢晓峰,就永远是谢晓峰。就算你不再握剑,也还是谢晓峰。”三少爷天下无双的剑,何时才能得到真正的自由?不过,剑真能信赖吗?翁诗杰先提出《流星.蝴蝶.剑》,纵观马华当前局势,书中众叛亲离,却在最后一刻扭转乾坤的“老伯”孙玉伯,无疑与翁总目前的处境颇有相似。但是,在《三少爷的剑》,翁总代号入座的会是谁呢?是“剑在人在,剑亡人亡”,重视个人荣誉的谢晓峰?还是一心一意只求成名,最后殒身于剑的燕十三?古龙这部小说最精彩处,就在写这种人与剑的关係――引伸为总会长与党及人的关係又有何妨。此外,古龙还藉这本书点出:人生,就是一个道路的问题,而上坡和下坡其实是一条路。路其实是人自己所选出。至于翁诗杰是说自己抑或另有所指,唯有他知。古龙晚期小说原名江湖人《三少爷的剑》为古龙晚期小说,1975年6月至1976年3月,在香港《武侠春秋》杂誌的246至273期连载时,原名《江湖人》;惟1977年8月出版时,改名为《三少爷的剑》。古龙在《三少爷的剑》里讲的是一个并不太曲折的故事:神剑山庄的三少爷谢晓峰,剑法通神,天下无敌。但他厌倦了杀戮比剑的生涯,诈死逃世。隐姓埋名,藏身于市井之中,从事的卑微最低贱的工作,人人都以为他是无用的人,唤他“无用的阿吉”。直到有一天,他为了保护市井中被欺淩的弱小妇孺,不得不挺身而出,以致被恶势力追杀,并挖掘出他的身世来。为了应付无尽的追杀,并维护他家族以及“谢晓峰”这个名字的名誉,他只好一再与人对剑。最后,谢晓峰遇到了矢志与他为“绝代剑客”之名而寻他决战的燕十三。在那一场惊天地泣鬼神的宿命之战,他领悟了:当“死亡”来临的时候,世上又有甚幺力量能拦阻?不过,燕十三因为无法控制他那毁天灭地的一剑,选择自杀。谢晓峰为了不蹈燕十三的覆辙,决意毁去这一剑,自削拇指,立意不再用剑。――当然,他也得到了自由!‧2009.10.18